2021年2月26日 星期五 ℃ - ℃
當前位置:首頁>>水文文化

豈曰無衣?與子同袍

發布時間:2020-08-13 15:30 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朱宇 編輯:州水文局

7月26日凌晨,睡夢中的我被一陣雨聲驚醒,迷迷糊糊中瞥見手機顯示著時間,已是五點有余。睡意并未退去,正想再睡,吳站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使得我完全清醒,起床的功夫吳站長大致說了下現況,現在雨勢很大、水位可能上漲,馬上做好測流準備。

來不及洗漱,簡單查看了當前的水雨情,準備好相關儀器和紙筆,來到門外,暴雨如注,沒有猶豫便和吳站長沖進雨中,來到下游五百余米處的七里坪大橋開展水文測驗工作,而另一位同事周凌云便留守在水文站,報送實時水位。

在七里坪大橋上看向河中,惡浪翻滾,來不及多想,吳站長拿著雷達槍開始測量,我在一旁拿著紙筆記錄。天空中的烏云黑壓壓的,雨勢很大,絲毫沒有減緩的趨勢,雖然都打著傘,但兩人的衣服已是完全濕透,大雨伴隨著大風襲來,本屬炎熱的七月份,我竟感覺有些冷得刺骨。水勢依然兇猛,水位直逼大橋路面,偶爾瞥見半米粗的整棵大樹從河中沖下來,看得竟有些頭暈目眩,在心里一直在勸自己要淡定要淡定。

測完這第一份測流后,和吳站長在大橋旁的一處屋檐下避雨暫作休整,因為雨勢過猛,紙張上記錄的原始數據被雨水侵泡后有些模糊,我擦干紙張上的水漬將暫作記錄的紙張放回車上,想著用手機來做原始數據的記錄會更便捷。旁邊吳站長的手機一直在響個不停,州局和建始縣防汛指揮部的領導詢問水雨情情況,同時向建始縣防汛辦匯報實時數據和當前的工作狀態。周圍的老百姓看我們全身濕透,仍在堅持工作,拿來餐巾紙和水給我們,甚至幫我們打傘,感動不已。

大雨依舊沒有減弱的趨勢,水位上漲也很猛烈。經和坐守水位臺的周凌云溝通,現在水位已逼近自記水位計最高量程,吳站長緊急決定在基本斷面加裝臨時水尺,以備不時之需。來不及喘口氣,我又和吳站長來到大橋上開始測驗工作。測完一份暫作休息又投入到下一次的測驗工作,如此反復好幾個小時。

十點有余,州局勘測科張科長一行五人應急支援隊伍趕到,在橋上瞥見漢蘭達停在身后時,頓覺心里一陣踏實感,第一批援軍到達。吳站長與張科長稍做安排,便徑直同赴建始縣應急搶險指揮部,參與指揮部統一調度,坐鎮指揮。我與其他監測隊員繼續值守測驗工作。

十一點二十分,水位已達到突破歷史的560.70米,我和李暢絲毫不敢松懈,繼續開展測驗工作,年輕同事朱芊瑞也在一旁幫忙。隨后,在后方分析計算的王毅傳來消息,洪峰已經測到,但我們仍需堅守測驗。

趁著測流的休息間隙,翻看了一下新聞,新聞滿是建始受災的圖片、亦或是視頻,城市內澇、山體滑坡、車輛被毀、房屋倒塌,看起來觸目驚心,體會到古人在造“洪水猛獸”一詞時的用意。微信上也是收到了來自各方的關懷,給了我很大的鼓舞。

直至下午,天氣逐漸好轉,烏云也散去,太陽也露出了臉龐。進入水文工作三年有余,尤其喜愛如此的雨后天晴,趁著工作間隙,偷拍下了此刻的場景。但水位尚未完全退去,我們仍在堅守中。

27日下午,在經歷了兩天一夜的戰斗后,洪水逐漸退去,終是堅守成功、戰勝了洪水猛獸。成功的為此次建始超歷史洪水承擔起哨兵的責任,為防汛指揮部的決策提供了有力依據,留下了寶貴的水文資料。

稍作休整,省水文應急中心與宜昌水文局支援隊伍也于27日下午抵達建始。往后的兩整天,冒著烈日與支援隊伍又開展了洪痕調查,為后續洪水調查工作的開展提供重要依據。看著頭頂的烈日,才體會到”水深火熱”一詞的內涵,皮膚也被曬傷,疼痛不已。

暴雨洪水之后,一切恢復平靜。歷經此次超百年一遇的洪水,不僅僅是豐富了自己的業務知識,一生中能有這么一段的經歷,也足以深刻。后續工作也相繼展開,偶爾閑暇之余沿著河邊散步,腦海里總會想起《秦風 無衣》中的詩詞“豈曰無衣?與子同袍……”

責任編輯:州水文局


欧美大胆无码视频